您當前的位置 :珠海生活網 > 家居 >  內容正文
投稿

《陳情令》從江氏、金氏、藍氏三段不幸的婚姻,分析對后代的影響

珠海生活網 2020-03-16 10:34:20 來源: 閱讀:-

《陳情令》里,居然沒有一段婚姻是幸福的?!

此前分析過師姐和金子軒,他們感情之路坎坷,幸福非常之短暫,然而結局卻很悲慘。

《陳情令》唯一感情線,金子軒從拒絕到硬核追妻,最后卻悲劇收場

縱觀幾位家主的婚姻,里面的妻子竟各有各的不幸。

本文著重從婚姻的不幸點和對后代的影響兩方面,分析一下江楓眠與虞夫人、金光善與金夫人和藍宗主與藍夫人 ,這三段不幸的婚姻,究竟對江澄、金子軒和藍湛、澤蕪君產生什么樣的影響。

第一段:強扭的瓜不甜,常年分居——江氏夫婦

這段感情之所以排在最前面分析,是因為虞夫人在劇中是相對最有份量的一位夫人。她是虞夫人,而非江夫人。

她每次出場,必是滿臉憤怒,神色凝重地訓人。所有的話,基本帶著一股怒氣,叫在場所有的人聽著,坐立難安。

按魏無羨的話講,“從來沒有看到過哪位女人,像虞夫人那樣,脾氣那么暴躁?!?/p>

《陳情令》從江氏、金氏、藍氏三段不幸的婚姻,分析對后代的影響

虞夫人在意的點是:江宗主曾經中意魏無羨的母親,藏色散人。而這段婚姻,是她以眉山虞氏的強勢地位,施壓給江宗主的父親,最終才成就的。

當然,中間還有藏色散人突然與江宗主的部下魏某結為道侶,這一因緣,才令江宗主不情不愿地答應。

即便如此,虞夫人終究是嫁了過來。若好好經營,也是有可能幸福美滿。我分析不幸點有三:

1.性格過于強勢,說話霸氣

這段女強男弱的關系中,江宗主不甚喜歡,因此也并不十分待見虞夫人。

劇中有一場景,也是虞夫人的首次亮相。

姐弟三人聽學歸來,江宗主十分歡喜,開開心心招呼吃飯。江澄提示了一下,“阿娘還沒來”。江宗主表示,不用等了。

而虞夫人還是出現了,一來就給大家一個下馬威。原本歡快的氣氛,一下子就凝重起來。

只有她一人在訓,所有人都是怯怯諾諾,無人敢吱聲。一出場她就三訓江宗主,說他懦弱又偏心。

一訓:居然那么懦弱,同意送兒子去溫氏受訓。讓別人替自己管教孩子,這是虞夫人所不屑的。

二訓:一如既往偏心。這么危險的事情,把親生兒子送去當人質,卻獨獨留下別人的兒子,并不強求魏無羨也去受訓。

三訓:魏無羨一出現什么事,居然他一個飛奔就去現場解圍;過往卻從未見他對江澄這么操心過。

江楓眠好歹也是個宗主,在晚輩面前,至少也要給他保個顏面。

但虞夫人卻不這么想,她對這些決定有意見沒錯。只是她并不私下商量,非當著小輩的面,像訓下人一樣,訓得人完全答不上來。

虞夫人還訓魏無羨:聽學期間跟金子軒打架,把說好的一段娃娃親給親手葬送;聽學就聽學,居然又多管閑事替姑蘇藍氏出頭,招惹溫氏,給云夢江氏惹禍;

還訓師姐:身為主人家,吃飯不吃飯,還在為家仆之子,親手剝蓮子。

但說了這么多,虞夫人卻一句重話都沒說過江澄,看似都在為他向他爹鳴不平。

其實她只是實話實說,把所有人不敢說的話,都說出來了。若她的話但凡有點用,也許云夢江氏不一定會是后面的結局。至少魏無羨做事不敢那么張揚,江楓眠處事不會那么怯懦,江澄也不至于那么不自信。

夫妻兩的感情并不好,沒有哪個男人喜歡一個天天駁他面子,動不動就訓斥他的老婆。所以,江宗主選擇表面隱忍,實際上并未采納她的意見。

劇中雖未嚴明,但書中卻交代了。夫妻倆在蓮花塢是分居的:虞夫人帶著金珠銀珠,以及一幫眉山的手下,居住在蓮花塢單獨的一片區域。

2.口是心非,不好好說話

虞夫人深愛著江楓眠,但她不會表達。從來是正話反說,讓人聽著刺耳。

江宗主即將遠行幾天,虞夫人猶豫再三,還是帶著糕點和藥來到碼頭。她不直接當面關懷叮囑,非通過自己女兒轉手。肉麻話想必她這輩子都說不出來了。

她的深情,劇中通過兩個細節來表現:

一是紫電自動認主江楓眠。

蓮花塢覆滅前一刻,江宗主碰到被紫電捆綁的江澄和魏無羨。他還想著,紫電不會認他,估計沒辦法給他們松綁??墒?,奇跡居然發生了。

我相信這一點,是江宗主義無反顧要回去救三娘子的原因之一,那一刻,他才知她的深情。

另一原因是作為男人,作為宗主,回去拯救蓮花塢,是他本應該承擔起的責任。

二是最后一刻她自殺,并主動與江宗主握手而亡。

虞夫人本是可以再撐一撐的,她雖失了金丹,也受了重傷,但至少也是能夠負隅頑抗的。只是,看到江宗主先她一步倒下,萬念俱灰,她選擇殉情。

3.嫉妒心作祟,庸人自擾

虞夫人一直耿耿于懷的是:江宗主婚前心儀之人是藏色散人,而他又一直善待藏色散人之子魏無羨。因此,她將一切錯解為,江宗主是因為放不下,或者更有甚之,魏無羨就是他的私生子,才會如此做法。

因此她明里暗里都看魏無羨不順眼,時時教訓,罰跪祠堂;動不動就在江宗主和江澄面前說他偏心。

說到底,還不是嫉妒心作祟,過不去心里那道檻。她一直等著江宗主不斷地否認,從而來驗證自己的想法是錯的。

這實在是一種庸人自擾,同時也是一種破壞感情的做法。

而這一切,造就了江澄刀子嘴豆腐心,脾氣乖戾,說話難聽,猶猶豫豫的軟弱性格。他相當于完美地繼承了夫婦倆的缺點。

《陳情令》從江氏、金氏、藍氏三段不幸的婚姻,分析對后代的影響

只要母親是強勢的,兒子多半是怯懦的;

只要夫妻倆常年意見不一,兒子多半也是優柔寡斷,舉棋不定的。

江澄之所以修為一直比不上魏無羨,不一定是他的天資不夠聰慧,更多是由于他的家庭環境導致。

虞夫人強勢且堅持自己的教育方式,她對江澄完全是寵溺的,可她與江宗主的教育理念應該是完全相反的。常年在兩種不同的教育方式下生活,無法形成統一意見,也使得江澄無法專心于修為的提升;

而魏無羨只由江宗主一人教導,而且是師兄。他心無旁騖,外加沒有什么限制和打壓,所以能夠有許多創新和造詣。

第二段:委屈求全,隱忍不言——金氏夫婦

劇中雖未詳細提及金夫人的家世,但從金夫人與虞夫人是閨中密友,就可知一二。

出身名門世家的金夫人,與金光善門當戶對。也正是如此,金夫人的位置只能夠,也必須是她的。

只可惜金光善是劇中最大的渣男,處處留情,留種無數,卻從未想過要負責任。像極了“家中紅旗不倒,外面彩旗飄飄”的負心漢。

家世顯赫的金夫人為何選擇隱忍?

1.金光善雖然渣,但卻從未撼動她的地位

雖然他天生多情,處處風流;可奈何家中正妻地位崇高,外面的野花無論如何也比不上,所以他沒想過要換妻,也不想認種。

單看金光瑤,在金子軒生日當天來認親,這種對于金夫人來說打臉的事情。金光善的處理就是:一腳踹下去,堅決不認。

這恐怕也是金夫人隱忍的原因之一。

《陳情令》從江氏、金氏、藍氏三段不幸的婚姻,分析對后代的影響

2.金夫人性格溫順,傳統持家

通常一對朋友的性格是互補的,虞夫人性格暴躁且說話直爽,金夫人的脾氣應該就是相對柔和,知書達理的吧。

所以金夫人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從未正面與金光善難堪。只要不帶回家,不危及地位,不胡鬧,她選擇當做不知,一門心思相夫教子。

而她的兒子,金子軒作為金家唯一嫡子,地位崇高,無人能比。所謂母憑子貴,也算是她的一絲安慰。

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金子軒,為人高傲,不可一世。又因為從小母親教導他更多,所以他深深為她打抱不平。

這也是為何,他性格善良,品行端正,最關鍵是專一的最重要原因。

同時也因為從小集萬千寵愛于一身,金子軒完全沒有競爭和憂患意識,從而導致被金光瑤算計,英年早逝。

第三段:錯配的姻緣,常年分居——藍氏夫婦

這段姻緣,是令我最不能理解的,也是最錯配的感情。不但折了藍氏家主大好前程,還斷了一位女子一輩子的自由。

藍夫人是個什么樣的人,劇中只有為數不多的鏡頭,然而她的經歷卻足以影響藍湛和澤蕪君一生。

1.義無反顧選擇復仇,將自己推入險地

澤蕪君與含光君的父親青蘅君,當年也曾是一位名動一時的名士,年少成名,風光無兩。

他卻在弱冠之齡忽然急流勇退,宣布成婚,且不再過問世事,說是閉關,其實更像退隱。

原來,他是一個情種。只因年少夜獵時看了她一眼,便一見鐘情,或者說單相思。

這位女子,也就是兄弟倆的母親,并沒有傾心于他,反而一如既往執行了復仇計劃:殺了他的一位恩師,推自己入險地。

一邊是心愛的女子,一邊是殺害師傅的兇手,這真是兩難。

青蘅君做出自己的決定:不顧族人反對,迎娶她入門,隨后退隱。他以自己的前程和婚姻護她周全,而為了表示懲戒,他逼著自己不要見面太多,與藍夫人分居寒室和靜室。

2.通過婚姻贏得安全,卻終身失去自由

藍夫人一輩子都被軟禁在靜室,除了伺候她的下人,以及每個月見兩個孩子一次之外,她過著完全與世隔絕的生活。

她開心嗎?我想一定不會。

如若不是被娶,也許她面臨的是姑蘇藍氏闔門的復仇,畢竟她殺害了長輩。

所以當初她選擇的后果,要么是在被追殺中死去;要么是被娶回家軟禁起來,與世隔絕。

《陳情令》從江氏、金氏、藍氏三段不幸的婚姻,分析對后代的影響

她心里應該也是矛盾的,既感激又愧疚,同時還有埋怨吧。

這段錯配的婚姻,對于兩個人而言都是一種傷害,對兩個孩子更是如此。

澤蕪君和含光君,從小就被送去給別人撫養,等到稍大點就交由叔父帶。常年不得與至親見面,不能在父親懷里打滾撒野,也不能抱著母親依偎撒嬌。

他們整日面對的只有嚴厲的叔父,嚴格的教導,堆積成山的書卷,再累再倦也要把稚嫩的腰桿挺得筆直,做族中最優秀的子弟,旁人眼中的楷模標桿。

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不茍言笑的藍湛,一本正經,每日與書本為伴,魏無羨口中的無趣之人。也只有澤蕪君最懂他的心思。

即便兄弟感情深厚,兩人還是嚴格恪守禮儀,從稱呼上就可知。一個喊兄長,一個喊忘機。而非藍煥,藍湛。

藍湛對魏嬰的很多舉動都可從中窺探究竟:

  • 為什么會被魏嬰所吸引?

最重要的點:魏嬰是唯一一個像他母親那樣,喜歡逗他的人。

“每次我與忘機去見她,她從不抱怨自己被關在這里寸步難行有多苦悶,也不過問我們的功課。

她尤其喜歡逗忘機,可是忘機這個人,越逗他就越不肯說話,越沒好臉色,從小就是這樣。

  • 為什么會那么執著地等魏嬰?

因為他從小就很執拗,就像當時等待母親一樣。

自從六歲母親死后,他每個月還是會依舊等在靜室,等別人給他開門。直到長大后知道母親再也不會回來了,他還是依舊在等,甚至搬進靜室,把它作為臥房。

所以,他“問靈十三載,等一不歸人”

藍曦臣站起身來,深色的眸子與魏無羨對視,道:“忘機從小就很執拗的?!?/p>

這也不難理解,為什么藍湛在得知魏嬰修習詭道之后,他每天都把自己困在藏書閣,練習琴藝,甚至和澤蕪君說:“我想帶個人回去,藏起來”。

因為他的父親也是曾經用這個方法保護了自己的母親。

澤蕪君對金光瑤的依賴也可略知一二:

他是長兄,所以他要保護忘機。年紀輕輕就要當家主,要承擔藍氏的一切。但同時他也渴望有個知心人,能夠理解他,支持他。

澤蕪君之所以和金光瑤成為至交好友,也是因為金光瑤懂他,知他,性格互補。

金光瑤這個人,八面玲瓏,心機深沉,而且內心其實比澤蕪君早熟許多。他知道外面的兇殘和人心的險惡,所以在某種程度上,金光瑤為澤蕪君遮風擋雨了許多。

金光瑤最后的遺言中,對澤蕪君說了一句:二哥,人的天真也要有個限度。

他死后,再也無人為澤蕪君分析利弊,利用金家權勢為他籌劃和支持,再也無人與之秉燭夜談。所以,澤蕪君在他死后一蹶不振。


結語

幸福的婚姻總是相似的,但不幸的婚姻卻各有各的不同。

江氏夫婦,明明相愛卻不懂愛,最后時刻才知曉彼此心意;

藍氏夫婦,一方單相思卻又固執地想要保護另一方,用禁錮的愛捆住彼此;

金氏夫婦,門當戶對,卻同床異夢,名存實亡。

所以,我們在陳情令里看不到感情線。

比如舅舅江澄,怕是要孤獨終老,獨自一人帶金凌;

比如藍湛和澤蕪君,怕是此生就只尋知己之情而無法觸及愛情;

比如好好的金子軒,早早逝去,為他人讓路。

不禁讓人唏噓。


(正文已結束)

推薦閱讀:蘋果x和蘋果xr哪個貴

免責聲明及提醒: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,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!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,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!

網站簡介 - 聯系我們 - 營銷服務 - 老版地圖 - 版權聲明 - 網站地圖
Copyright.2002-2019 珠海生活網 版權所有 本網拒絕一切非法行為 歡迎監督舉報 如有錯誤信息 歡迎糾正
爰赚钱 七星彩大公鸡 炒股软件排行榜 河南十一选五 青海快三彩票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彩票玩法 江西十一选五爱乐彩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江西快三是不是合法的 股票融资程序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